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Thursday, October 27, 2011

The Road Not Taken


马鲁帝举办龙舟赛的这几天,我在Smarter部落格上登了些《马鲁帝消息》,让“河”外的马鲁帝游子们,能通过这些文字和照片来了解更多有关家乡的盛会。我也在叔叔的面子书里分享了这些消息,而在澳洲生活了有20多年的他,comment说:你尽到了你的责任!没想到这样的一句简单的评语却在我的心中起了一些涟漪。是的,换句话说,就是serve the community。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是否“服务社会了?”是一句经常被拿出来反问自己的一道习题。就因为这样的缘故,我经常在想我到底能做些什么来回馈这块tanah airku。


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,很多人问我:老师,你明年要走了?是的,我想通过这篇文章说:我在打算着!实际上,移民公司已给予正面的答复,条件方面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,只要花点钱,你要澳洲、纽西兰?还是加拿大?烦恼之际,师父email说现在不是移民回奥克兰的时候。我说我不喜欢中国大陆的生活,想到台湾去。师父赞同我的看法,虽然他不反对我去台湾,但他认为有比台湾更好的选择。我郁闷...

奥克兰
台北
一些朋友问我说:你确定要从“零”开始?是的,要不然?回想18岁时,一个人到纽西兰去留学,一切从“零”开始;大学毕业后,成为奥克兰的打工一族时,一切也是从“零”开始;回流马来西亚,从吉隆坡流浪到古晋,最后落脚于家乡时,一切还是从“零”开始;2007年年底,拿到补习执照,正名为Smarter Tuition Centre时,不也是从“零”开始?人生中,若不归“零”,又如何能有“新”的开始呢?或许,以我的年龄来说,这是一项大胆的决定。


8年的补习生涯中,悠悠岁月里,少不了有学生来找我进行心理辅导。无论是有关升学烦恼、爱情课题、婚前性行为、同性恋课题、欠缺志气、未来方向未定等等...不一而足。每当看着他们从问题中解脱的时候,我越是觉得我辅导不了自己。站在别人的立场看问题,总是比起自己的问题要来得容易。难道这就是所谓的“旁观者清”吗?小镇上的生活,简单得来有时候也不简单,因为要懂得如何对那些风言风语起免疫作用。感恩的是,很多在外地升学或工作的学生,回来以后开始对我进行一些“辅导”,哈哈~

有时候,学生好奇的问:老师,你不工作吗?答:我现在在教你,就是在工作啊。学生又问:你怎么不去学校教书?答:因为我不想去,那是个有制度的地方!学生再问:去学校教我们啦,好不好?答:不好!因为要早起,而且我很爱当个背包客的去旅行。从来没想过,当个full time的补习老师,竟然还会被以为是个无所事事、失业的家伙,汗~


还记得刚开始教补习时,真的可以说是懵懵懂懂。基本上就是一边教,一边学。后来还买了好多有关教育的书籍来充实自己,一旦有了新的启发,就想跃跃一试。对于那些抓破头皮设计出来的学习工具,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改良,只求精益求精。虽然试过被外人“拿”去使用过,而学生们也为我抱不平,但我也只是一笑置之。只要能帮助人就好,有人喊:神马?毕竟,我也尝试过使用其他老师的秘方啊~


对于这份职业,我认为它确实是让我随着学生们一起成长,因为我自己也在这份职业中学到了不少东西。每一年,都会总结过去一年时间里的得着和学习心得。这让我第一次接触到什么叫做“情绪伤害”,也从这方面的心理知识更加地了解某个方面的自己。另外,感恩的是有不止一次的机会能带着学生们去旅行,因为我一直都相信旅行的意义、相信旅行中的学习和旅行中的体验都是非常美好的。


这份工作也让我变成了马鲁帝宅男。还记得国外的朋友说,你住在马鲁帝这样的小镇上都已经是够“宅”的了!就因为这份工作所带来的满足感,所以我才会愿意这样“宅”了8年吧。看见学生有了上进心,那是令人鼓舞的;看见学生找不到出路,那是让人忧心的;看见学生放弃了自己,那是让人痛心的。回想刚教书的前5年,打了学生,回到家晚上睡不好,就在想“谁跟自己过不去了”?不过,最让我痛心的,应该是有学生后悔重考SPM,而事后怪罪与我。

荫中两条路,我似乎已经选好了...

1 comment:

  1. 360度??哈哈..如果不是这样我们的SN也不会进步。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