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Friday, October 21, 2011

世界真小


第一次去邦咯岛(Pulau Pangkor)是在2007年,一个人去的。虽然是只身前往,孤寂了些,但也得到了另一番的体验和挑战。还记得当时在岛上玩了个三天两夜,基本上把该玩的都玩了,也享受了阳光明媚的热浪沙滩。告别了邦咯岛,塔乘旅馆老板所介绍的早班巴士赶到吉隆坡去。


到了吉隆坡YMCA,我把行李放好以后就跑到中环站(KL Sentral)去,因为约了善持和诗翔在那里见面。来到中环站二楼(1st Floor),一眼望去,那里就像平常一样~好多人啊!诗翔发信息说他很快就会从KTM站出来,我只好到KTM站门口那里等他。


等了一阵,还未见诗翔出来,就收到善持发的信息说他还在LRT里。这时,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虽然已经经过了那么多年,但我绝对相信那是一个熟悉的背影。一位穿了蓝色衬衫,身材胖胖,光头的男生吸引了我的眼球。他和一位男性朋友从LRT站的出口走了出来,随后向着Mc Donald走去。我心想:到底是不是?嗯,不确定耶!因为他以前不是光头的。如果不是他呢?可是,是的话,那不就错过了吗?先跟着人家背后看看再说!


结果,就这样跟着他们经过了Mc Donald和Subway。后来,他们在Starbucks隔壁的Kenny Rogers那里找了个位置坐下。这时的我,在不远处打量着这位蓝色衬衫的男生。观察了他的面孔好一阵子后,觉得应该真的就是“他”了。“他”?他是谁?


故事要回忆到1998年,我第一次离家,远渡重洋地到纽西兰去念书。当时,我是在一家中学(High School)上课的,而同学们向我提及过说学校里来过一位“黑黑”的马来西亚学生。起初,很多学生以为那位马来西亚学生是从非洲或印度来的!他们知道我是马来西亚人时,就对我的肤色研究一番,因为我不像他那样“黑黑”的。


后来有同学帮忙联系上了那位“黑黑”的马来西亚学生,给了他我家的地址和电话。那个星期的周末,我就接到了他的电话,马来语随即从电话筒里传来,让我又惊又喜。他告诉我说他叫Razeal,吉隆坡人。他还约了我下午一起去吃饭,而且他会开车到我家来接我。当他来到我家的时候,我的干爸和干妈也都有些难以置信地接受我们是同一个国家的人,因为我们两人的肤色和外形可说是相差甚大。我在想,怎么大家都以为马来西亚是个单一种族的国家吗?那天,Razeal带我到Papakura市镇上的一家中东餐厅去吃kebab。我们边吃边聊,看得出Razeal很开心,他说他终于有机会可以在纽西兰痛快地说马来语了。之后,我们就经常在周末时一起去吃午餐。还记得有个星期五,他趁午休的时候开车来到Rosehill College找我。校园里还有不少他认识的朋友,毕竟他在这里念过一年啊。他一见到我,马上就以马来语与我沟通,这时校园里的其他人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眼睛都聚焦到我们身上!从台湾和中国来的朋友们都很惊讶的看着我,他们觉得我是在说些外星语,并且和一个“黑”人侃侃而谈~

Papakura
Kebab
想到这里,我再看看眼前这位蓝色衬衫的男生。是的,肯定是他。这时,我的电话响起,原来诗翔到站了。我在人群中找到了诗翔,不久善持也来到了中环站。可能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吧,与诗翔和善持在吉隆坡见面是多么开心的事呀~ 当他们还谈着要去哪里吃饭时,我问他们愿不愿意陪我去见一位纽西兰的老朋友?他们两人,二话不说,马上点头答应,随后都说是个难得的机会。好吧,有他们的陪伴,我的胆子就更大了。我把他们带到刚才那进行“观察”的地方。我绕了一圈,走到那蓝色衬衫男生的后面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他把头转了过来,有些狐疑地看着我,在等我说些什么。这个时候也不知是怎么了,我竟然结巴起来,一时间内不知要从何说起。后来,我终于问了第一个问题:Are you Razeal? 对方眼前一亮,连声说到:Yes~之后就沉默了...... 难道是同名不同人???怎么办?对方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思索些什么似的,他不认得我?还是,他根本就不认识我?难道不是他?莫非......!?

突然,他说了句话:You are from Sarawak! 哈哈哈,他想起来了!真的是他耶!没想到,我们在纽西兰相识,经过了时间的流逝,两人从地球的一角来到另一角时,我们竟然还有机会见上一面。每当我想起这特别的相遇,就觉得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啊~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