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Monday, October 1, 2012

一路向北(5)

月台上
几个印度男孩,穿着红彤彤的舞狮公会上衣和毛绒绒的长裤。这样的穿着很明显是舞狮队的,只是皮肤的颜色确实会让我对他们多看几眼,他们到底是要到哪里去表演舞狮呢?


看着时间像蜗牛般的移动,我不禁打了几个哈欠。在冷气房里难免会打瞌睡吧,所以我便走到月台上去等火车。月台上,有一列火车正等着要出发,工作人员看了我的票说我的火车还没来,而这火车是去吉隆坡的。我在月台上找了个空凳坐,无聊地拍了些照片。突然,有一列豪华火车缓缓地驶入火车站,难道就是这豪华火车吗?不会吧?虽然豪华火车外的牌子写着Singapore à Butterworth à Bangkok ,心想应该不是这一列火车,因为之前在网络上阅读过有关穿越新马泰旅行的豪华火车,所以赶紧拿起相机拍了些照片。这时,前往吉隆坡的火车开车了,火车行驶的‘哒哒’声,在我耳里竟是如此的顺耳和轻快。

豪华火车

豪华火车停站后,下来的都是洋人乘客。他们下了火车后都走进Butterworth火车站去,而印度男孩舞狮团也就开始敲起锣来打起鼓,并且舞起那眼睫毛特多特长的舞狮来欢迎他们的到来。接着,豪华火车上的工作人员,有泰国人、华人、印度人等,忙着为火车增添冰块、食物等物品。看着工作人员忙上忙下的,时而跟其他工作人员说笑,时而对着对讲机说话,形成了一幅特别的景画。我喜欢细细地欣赏他们身上所穿的制服,清净得来又突出高尚、有制度的专业水平。

时间还是一样像蜗牛般移动着,这时月台上响起了广播员的声音,内容主要是在报导说去泰国的火车将会delay到下午三点钟!坐我旁边的一位先生对我笑了笑,并且摇摇头,然后用英语向我解释广播员的报导。我对他也笑了笑,但没说些什么,因为我又陷入了困惑中……这位好心的先生和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位看起来有40多岁的先生却是以华语来交谈。我想,我还是继续安份地扮演‘外国人’算了……无奈。

火车终于来了
好不容易等到了三点钟,看到不远处一列火车要开进站了,打从心底感到一阵的雀跃。火车进站了以后,咦,怎么月台上站了这么多人的?原来在小房子等待的乘客知道火车来了,都迫不及待地在月台上等火车停站开门了。

火车停站后,门开了,工作人员拿着大包小包的垃圾袋下车。看来他们早已在停站前进行一轮的清洁整理了。一些乘客看到门开了,就走进了火车找位置,却被火车内的泰籍火车长赶下了车。有两位才刚刚走到月台上的日本游客,看见门开了,怎么大伙人还站在月台上?正想步入火车时,被我叫住了:“chotto mate!”我跟他们摇了摇头。


随着工作人员的整理完毕,乘客们兴奋地走进各自的车厢去找位置,而我的是10号厢的四号位,也就是整列火车的最后一厢车。幸运的是,三号位没有乘客,所以我一人占了两个位置,着实要方便的多。我的位置旁是自动门,门后有车厢长休息的地方、小小厨房、储物处以及两个厕所。


开车了
绿油油的稻田

不久,火车就开车了,在轨道上行驶着,偶尔喷出浓浓的黑烟,‘哒哒’声让我的心情更愉快了。坐在火车里,经过了北马的大城小镇,看到了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,我在手机的导航系统中很快地猜到了是吉打州。就这样,我又继续地一路向北……
回看:一路向北(4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