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Tuesday, September 25, 2012

一路向北(4)


随着箭头的指示,从Butterworth的渡轮码头,走了一段大概有半公里的路才走到火车站。一路上还有两个日本男孩作伴,而我都尾随着他们地走。其实,Butterworth火车站是个不起眼的小房子,就小房子旁边有铺满石头的火车轨道。火车站的门口外放着两个历经沧桑的火车头,估计是殖民时期所使用的蒸汽火车头。


当我们走到火车站门口时,一位印裔德士佬快步地向我们走了过来,以一口流利的英语告知说下午北上泰国的火车已经被取消了。眼看两个日本人被他拦住了,我从后头赶上他们直接走到火车站去。主要是我一直不太相信这些热情迎人的司机,心想还是到柜台去问个清楚较好。德士佬惊觉我和日本男孩们原来不是一伙的,很快地转身想拦住我,一边用英语说道:“我可以载你们到合艾去塔火车,这里的火车票是可以取消的。”我假装听不懂,向着小房子走了进去,而日本男孩们也尾随我到柜台去。

走到柜台,工作人员看了我们一眼,仿佛早已明了我们心中的问号,以英语说道:“我们接到通知,今天下午去泰国的火车取消了。你们可以等明天同一时间的火车,或者退票,票额会全部退还。”这时,德士佬就更起劲地游说两个日本男孩到合艾去塔火车。总之,我不太相信这一套,如果到了合艾没赶上火车呢?还是火车已经满座了呢?那不是要在合艾过夜?那我还不如在ButterworthGeorgetown过夜,等第二天的火车呢。

接着,我以马来语向工作人员问道,以他过去的经验,第二天的火车如常开跑的机率高吗?工作人员确定地说:“高!没有很大问题~”但,工作人员的表情却有点怀疑,原来他以为我外国佬…=.=” 两个日本人和热情的德士佬也吃惊地看着我,怎么能说一口流利的马来语。看着两个日本男孩开始在退票,德士佬还是没死掉那条心,还是问我去合艾去塔火车吗?我说我塔明天的火车,这时德士佬笑了笑说他以为我是外国人。

塔不到火车,只好在Butterworth过夜,结果在一家破烂酒店睡了一晚。由于工作人员告知说早上10点钟就会知道当天的火车是否开跑,所以我好不容易等到了早上10点钟,直到10:30,电话还是静静地躺在桌子上,我才放下了心。

中午12点,我背着背包慢慢的走到火车站去。一进小房子,一位女工作人员看到我,笑了笑说下午的火车照常运作。眼看时间还早,我便到小房子旁的摊位那里去吃午餐。虽然有好几排的摊位,但很多都是紧闭着门,只有几家马来摊位在开店做生意。走到一家摊位前,一位马来妇女以简单的英语配上手语来问我要什么菜?点了菜,马来妇女转头向她的朋友说:“没想到他会吃这些菜耶!”我听了以后,突然明白为什么她会以英语来问我。

吃饱了,我又走回小房子去等待时间的流逝,一方面是因为小房子有冷气机和电视可以观赏,基本上在这里会较容易消磨掉时间~ 随着时间滴答滴答的响,小房子里渐渐来了越来越多的乘客,当中有本地人、日本人、泰国人、洋人……和穿着制服的马来工作人员把小房子挤成了一个小小联合国。突然,走进了几个印度男孩,穿着红彤彤的舞狮公会上衣和毛绒绒的长裤。我向他们多看了几眼,毕竟还是会有点吃惊,心想他们要到哪里去表演舞狮呢?

继续:

一路向北(5)
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10/5.html


回看:

一路向北(3)
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9/3.html



一路向北(2)
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9/2.html


一路向北(3)



一路走,一路的拍,肚子又‘响’了起来。嗯,还是先填填肚子再说吧~ 突然想起刚才经过的那家 Subway,想想不如叫份‘长’的来吃也不错。走到那里,却发现进入了长廊以后,后门那里原来还别有洞天呢!眼见有更多的艺术品和Ipoh Old Town的招牌,就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了过去~ 走出了长廊,是个后院,开放的空气显得特别清新,仿佛远离了Lebuh Pantai上的商业气息。Open air的氛围,让阳光随意的洒在后院的每一个角落。后院处的Old Town,店面还蛮大的,应该是两间店打通了连在一起的吧。进入Old Town之前,会看到右边一处放着一块块躺在地上的长石块,看似对着另一家店屋的一面墙。仔细看看才惊觉原来这些长石块是观众席,而墙角下有一个小小的舞台。
舞台
Old Town点了份早餐吃了以后,我又开始上路了。决定还是别到处乱转的,不如去附近的Pinang Peranakan Mansion参观吧。有了方向,走起路来都显得特别有力量,可能是因为有确切的目标吧,呵呵~ 进入了Lebuh Gereja,走着走着,两边都是旧建筑,就像是马六甲鸡场街的店屋一样,充满了浓浓的中国风加南洋风情。找了一段才找到这有百年历史的Mansion,随即就被建筑物的颜色给怔住了。门口处挂了几幅夫妻合拍的大海报,相信是曾在这座 Mansion 留下过脚印的住客。
传单
付了门票给的Visitor Guide
走入Mansion,就有位小弟给了我一张传单,并以英语向我简单的介绍了有关这座建筑物的点滴,然后告诉我说除了前头的主建筑之外,还有一座庙和后方的厨房可以参观。


在主建筑里,我的眼球很快的就被那些颜色给吸引住了,这里不单单有我们熟悉的华人东西,你还可以看到一些西洋品,甚至一些马来用品!实际上,‘Peranakan’有本地出生的意思,就是我们所知道的BabaNyonya,或所谓的海峡华侨。所以,在一座很中国的建筑里,你会看到屋外的汽车和睡房里所摆放的电视和收音机,但也能看到衣橱里有Baju Kebaya等其它充满马来风格的物品。虽然这些物品或许就不具有‘会’在同一个时间放在一起或同时属于一个主人的时候,可是,它们都在Mansion里出现了!特别的是它们却可以如此融洽地生活在一起耶~ Pinang Peranakan Mansion的门票不贵,成人是10令吉,里面有超过1000多件的展览品。
精致的木雕
共舞
厨房里售卖的Nyonya点心
古董
二楼,我被一副对联给吸引住了...
耕读两途 读可荣身 耕可富
俭勤二字 勤能创业 俭能盈
~摘自槟城侨生博物馆

参观了Pinang Peranakan Mansion,继续脚步到下一站去,Little India小印度。坦白说,小印度没有给我带来任何惊喜,可能是因为经常在吉隆坡的Brickfrield走动的关系吧,很快的我就从小印度那里走了出来。就这样,又开始了没有方向的‘随便’走,只知道看到了很多华人的庙宇,但都没提起兴趣走进去。或许是因为从小到大去过不知有多少遍的百年马鲁帝大伯公庙吧。走着走着,突然看到一间旧店家的一面墙给涂鸦了!怎么一回事啊?原来不是涂鸦,而是单格漫画哦~

看看时间也差不多,心想是时候到码头去塔渡轮回到Butterworth,因为须到Butterworth火车站去塔下午的火车。爬了几层的滑梯,好不容易走到了候轮处,发现原来从Georgetown塔渡轮到Butterworth去是不用钱的。到了Butterworth的码头,随着箭头的指示,走了一段大概有半公里的路吧,才走到Butterworth的火车站。时间是下午1:30,而火车的发车时间是下午2:30,当我还庆幸着能提早来到火车站时,一位德士佬却告诉了我一个坏消息……

继续:

一路向北(4)
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9/4.html
想看:
一路向北(1)~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9/1.html
一路向北(2)~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9/2.html


Monday, September 24, 2012

想念是会呼吸的痛


你总说 时间还很多 你可以等我
以前我不懂得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
想念是会呼吸的痛
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
哼你爱的歌很痛 看你的信会痛 连沉默也痛
遗憾是会呼吸的痛
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
后悔不贴心会痛 恨不懂你会痛
想见不能见最痛

摘自梁静茹的《会呼吸的痛》~

2002年的冬天,我回到了Papakura,那个让我度过高中生活的suburb。除了到学校Rosehill College去拜访老师们以及学弟学妹们,另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拜访我住过的两个homestay parents

Kevin Lian的家就住在学校的对面,所以可想而知,我以前可以睡到多晚才去上学,呵呵~ 有时还必须让住在同一个homestay的日本男孩把我拉醒,虽然有时是我拉他起来。学校是早上8:30上课,所以我们经常都睡到8:20才起身。

拜访了KevinLian,我便匆匆忙忙地走了大概15分钟的路程到我的第一个homestay家去。还记得那一条街道叫做Tatariki Street,一条布满不同类型独立屋的街道。走着走着,很多高中时期的回忆就会扑面而来,尤其是经过的一排小店。小店前面的停车场,角落处有个公共电话亭,我还记得我来到奥克兰的第一天下午,我用尽了身上所有的新西兰硬币,打了通电话回去家乡马鲁帝。还没聊多少句,电话就断线了,留下孤单以及陌生的我,一个人在电话亭,眼睛一片湿润,好想可以再打一通电话回去。

走到第一个homestay的家,homestay parentsTomPat,那时他们都已经是近80岁的人了。还记得第一次来到这个家的时候,Pat问我饿不饿,随后煮了包牛肉Curry Maggie给我吃。刚刚到这个家时,我很怕跟他们对话的,因为不太听得懂他们说的英语。
Tom和Pat以及狗狗Beauty
Pat开的门,看到我回来,高兴得不得了,在我的两边脸颊亲了亲,而Tom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回来前,我已经打过电话通知他们,Pat还约了我回去时一起吃晚餐,所以他们正等着我回去开饭的。
Pat
吃了晚餐,我们在客厅聊了好久好久。我也忘了到底我们聊了多久,虽然Pat一直叫我留下来过夜,但我还是婉拒回到了奥克兰西区的家。

2003年的一月,我打了通电话通知Pat说,我要回马来西亚了,而且是back for goodPat问我,回去马来西亚前能到Papakura见他们吗?由于时间紧迫,结果我只能跟她说不能……

回来马来西亚后,偶尔还会打电话给他们,Pat接到电话时都很开心。还记得她说他们搬离Tatariki Street了,她还对Tom说过他们家里的电话号码千万别换,因为她知道我会打回去的。而Pat每次在挂电话前都会问我什么时候回去Papakura探望他们。我只说:“会的~”回首这件事,只能说以前我不懂得,因为明天确实未必就有以后。

2004年的一天,我打电话回去是Tom接的电话,他说Pat已经离开了我们。Tom问我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我只说:“很快了~”

2004年的九月,Tom的儿子告诉我说,Tom离开了……
Tom写给我的唯一也是最后一封信

Saturday, September 22, 2012

为什么骡不能生育?



骡是由驴和马(多是公驴和母马)交配产生的后代,一般情况不是不生育的,原因究竟为何?原来,驴细胞内染色体不成对(六十三条),导致无法进行正常的减数分裂和形成正常的精子和卵子。
       驴的生殖细胞有三十一条染色体,马的生殖细胞有三十二条染色体。驴和马交配后,他们的两性生殖细胞(即精子和卵子)结合,形成受精卵,受精卵有六十三条染色体。由这样的受精卵孕育,将来会长成骡,而骡细胞内的染色体数目也是六十三条,是单数。由於骡产生生殖细胞时,染色体需要进行联会(即两两配对),这是六十三条染色体就会出现素乱,所以除了少数列外,骡是不能生育的。

Friday, September 21, 2012

『东京物语』读后感


『东京物语』是一本漫画,但在欣赏的过程中,会觉得它像是一本绘本。很薄的一本书,所以花了半小时就看完了。不过,有好几篇却是看了再看的。主要是表达出了心中的一些感觉和感想吧。我想,这样的感触真的是要在社会上打滚过,会更明白画中的喜怒哀乐。

作者西原理惠子,被称为日本女漫画家的No.1,但总觉得里头的人物都画得很草率。虽然谈不上细致,但故事里的情感和感受却是如此般地叫人动容,甚至随着情节的波折而被牵动着。『东京物语』主要讲述作者单独在东京漂泊的委屈和艰辛。出生在日本一个偏远小渔村的作者,毕业于日本最盛名的美术大学。作者就像大多数人一样,为了寻求梦想来到东京这座世界知名的大都市去打拼。期间,作者为了生活而打过很多不同的工作,但还了生活费和买了颜料以后,剩下的钱却不够于买身像样的衣服。结果,作者接了画色情漫画的工作,万万想不到却因为这样而走红!真实的人生经历,让她的漫画作品展现了独特的风格,很快的就会打动读者的心,甚至会边看边“笑着流泪,流着泪笑”。

Thursday, September 20, 2012

三个金人



曾经有个小国的人来到了中国,进贡了三个一模一样的金人,皇帝很是高兴。可是这小国的人同时出了一道题目:这三个金人哪个最有价值?皇帝想了许多办法,请来珠宝匠检查、称重量、看做工,都是一模一样的。怎么办?使者还等着回去汇报呢。泱泱大国,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?最后,有一位老大臣说他有办法。皇帝将使者请到大殿,老臣胸有成竹地拿着三根稻草,插入第一个金人的耳朵里,稻草从另一耳朵出来了,第二个金人的稻草从嘴巴里出来,而第三个金人,稻草进去后掉进了肚子,什么响动也没有。老大臣说:第三个金人最有价值!使者默默无语,答案正确。

最有价值的人,不一定是最能说的人。

Monday, September 17, 2012

英语vs美语(2)

今期要讨论的是有关英语和美语在语法上的一些区别。
在英语中,“我刚刚看见他。”这个句子是:I have just seen him.
可是在美语中是:I just saw him.
区别就在于,英语使用现在完成式,而美语却是用过去式。

另外,美语用have而不用have got。比如说:
你养狗吗?
英语:Have you got a dog?
美语:Do you have a dog?

我不养狗。
英语:I haven’t got a dog.
美语:I don’t have a dog.

但是,在美语中,“gotten”和“got”是被普遍使用的词,来表达‘得到’、‘完成’、‘成为’或‘去’的意思。请看例句:
他拥有一辆车子。
英语:He owns a car.
美语:He’s got a car.

他已经买了一辆车子。
英语:He has bought a car.
美语:He’s gotten a car.

她一定要见总统。
英语:She must meet the President.
美语:She’s got to meet the President.

她成功见到了总统。
英语:She has succeeded in meeting the President.
美语:She’s gotten to meet the President.

想复习【英语vs美语(1)】,请按: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7/vs1.html
对这些题材有兴趣?
【瘦身零食】,请按: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5/blog-post_14.html
【关于眼科这回事】,请按: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4/1.html

【知识水平~学术水平与资格】,请按: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1/12/blog-post_16.html

Thursday, September 13, 2012

一路向北(2)

渡轮上

没想到早上的海浪还蛮大的。坐在渡轮上,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渡轮在上下摇晃,幸好没有晕船和呕吐的现象。渡轮上,除了有到槟城岛上学的学生、看起来很和蔼的尼姑,还有穿着制服的上班一族以及拥有金黄头发的游客。

到站后,我随大伙们走到了一处公车站,学生们、尼姑和上班族都随着不同的公车上学的上学、上班的上班,而游客们也各自散开往自己的目的地去。这时的我却毫无头绪,罗盘的指南针也不知要指向何方。这时,我看到了一栋很特别的建筑物,在凌晨的细雨中,有点朦胧,却可以清楚看到建筑顶上的钟楼。我慢步地走过了天桥,想到那里去看看。

钟楼
走下天桥的时候,看到了一台三轮车停放在一家饮食中心前面。心想说给它拍张照吧,突然听到有打呼的声音,有人吗?原来三轮车的车夫在车上呼呼大睡呢!我向着钟楼的方向走去,淋着细雨,一边庆幸着这次带上了背心外套和帽子。走了一小段,很快的就来到了钟楼底下。看那钟楼上的长针和短针,想起了奥克兰火车站……就这样掉入了回忆的深渊。


孤独的电单车
雨停了!咦,没雨了,街上却是如此冷清,一眼望去,只看到一辆孤独的电单车停在那里,连人影都没有一个。嗯,就沿着这条街走下去吧,看看有什么样的惊喜?就这样,走走停停的,欣赏沿途上的英式旧建筑和墙壁上的老招牌以及告示牌。老招牌上的文字是从右读到左的,心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左读到右的?想必应该是在我出生前的那个年代吧。告示牌上的讯息更是叫我莞尔,上面写着“No Parking of Bicycles here”,应该是属于脚车盛行时代的产物吧。

从右到左
骑脚车的要注意
Georgetown Chambers
走到Lebuh Pantai,依稀看到了一些人在走动。决定往右边方向走下去,希望能看到家kopitiam让我叹杯奶茶,呵呵。走着走着,发现这里有太多东西好看耶,只是天色还是暗暗的,拍出来的效果很差。这时看到了家Subway,就赶紧走过去看看是否开门做生意了?找到入口处时,顿时被里头的装饰给吸引住了。嗯,拍了再说~

漂亮的入门口
艺术品
往同样的方向走下去,走到了一处喷水池和维多利亚钟楼。此钟楼是于1897年建成,为了纪念英女皇即位60周年。往左走,来到了State Assembly Buildings,觉得这些建筑的柱子都特大,但都很经典。

维多利亚钟楼

State Assembly Buildings
看着天色渐渐亮了,就往回头路走下去,把刚刚所看到的旧建筑好好地拍一遍。街道上的车子也渐渐地多了起来,当然还有路人甲乙丙丁。这里的路人似乎都很友善,看到我在拍照,都会试着避开或者向我报以一笑。有个印度清洁工人还对我打了个V手势呢!

HSBC

不知这是什么建筑,但很漂亮

旅游局
说起旅游局就会想起一件事,我在Lebuh Pantai走累了以后,就乱走一通地来到一处码头休息。突然有位日本游客问我旅游局在那里?由于他的英语有限,我也尽量地给他指了个方向,教他怎么去。他走了以后,我才想起电话里头有旅游局的照片啊!

讨厌那交通灯!
楂打银行

早晨的Georgetown Chambers
美!
走回到这里

Wednesday, September 12, 2012

一路向北(1)

收拾好的背包
2012827日,今天可是出发走向新旅程的日子。回想之前,朋友们很常问我是否去过泰国,但都讶异于我一次都还没去过。或许是因为泰国是一个著名的背包客天堂吧,没去过泰国似乎是不太说得过去的。而之前还错过了两次进入泰国的机会,一次是来到吉打州的首府Alor Star,另一次是来到Perlis州的Kangar时,主要是没带护照在身上,确实觉得可惜。
美里机场候机室
泰国的好友,Prisada也一直都在邀约去曼谷走走,心里头虽然很想去,但却被炸弹事件和红衫军事件而影响,总觉得这样一去,心里不太踏实,万一困在机场怎么办?就这样一拖再拖的。今年5月,在偶然的情况下,发现来回吉隆坡的机票以及曼谷飞吉隆坡的机票都不贵,所以很快地做出了决定买下来,至于如何从吉隆坡到曼谷去呢?想了想,听说过有火车到从吉隆坡出发到曼谷去,好吧!就这样定了下来。后来才知道是没有从吉隆坡到曼谷的直通火车,而必须到北海(Butterworth)那里去上车,才能直通到曼谷。嗯,也没什么问题,可以塔巴士从吉隆坡到北海嘛。结果,全部机票、巴士票和火车票总共花了RM593.74
巧遇子昌
把行李收拾好了以后,就开车到伟荣家去,顺便和他谈谈泰国,因为他才随家人到泰国去旅行回来的。伟荣送我到了机场以后,没想到还巧遇到子昌在美里机场transitLabuan,后来还随好友到Merdeka Mall那里逛逛了下,才又回到美里机场塔下午的飞机到吉隆坡去。到了LCCT,由于没买行李,我一路直奔去塔Sky Bus前往KL Sentral。只见下班时间,KL Sentral人潮涌涌,我想还是别塔Monorail了,从Sky Bus一下站,就招手打了辆Taxi,我问司机用Meter吗?马来司机回答是的,只是这个时间的交通确实有点挤。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坐上去了,这时司机问我是韩国人还是香港人?我有点吃惊地表示是Sarawakian,而一路上还跟司机聊了有关来大马求学的Nigeria人。
KL印象
到了Bukit Bintang,发现Sungei Wang Plaza前面在建地铁站,几家钱币商都不见了!怎么办?随后发现对街还有一家还在开门做生意,就赶紧飞奔过去换钱。果然不负我的脚力啊,这家的汇换率和以前那些一样好,RM1能换9.96泰铢耶。换好以后,到KFC去填填肚子,并且还去了Mini Mart买了些巴士上备用的水和食物,过后就叫了辆Taxi到富都车站去了。
巴士途中
以前的富都车站,带给了我太多不好的印象,可说是脏、乱、有坏人的一个地方。这次来到富都车站,发现和以前的它真的是大相径庭!以灯光亮、有冷气、现代设计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。好不容易等到了半夜,大巴终于都在12:10开车,出发去北海咯!
Butterworth巴士总站
在饮食中心叫了杯咖啡
在巴士上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。醒了,就看看外面的风景,沿途经过了怡保等地方,还经过了印象深刻的山脚地道(前两次去槟城时留下的印象)。不知不觉来到了北海巴士总站,看看电话已经是凌晨4:30。下了巴士,第一件事就是找厕所,解决了三急后,才到饮食中心那里去找吃的。
这里也流行泰国食物吧
等待第一班的渡轮
吃饱喝足,看看时间是5:30,向当地人问了方向以后,就赶紧出发到渡轮站去。路上刚巧遇到了位学生也是要过海的,询问后才知道要投RM2.10的硬币到收钱口的机器里,才能进到候轮处。就这样,成功坐上了最早一班也就是6点的渡轮到槟城岛去了。
渡轮上
一路向北(2): http://smarter-tuition.blogspot.com/2012/09/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