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Wednesday, August 31, 2011

我的朋友是外劳 by Wee Eng Houng


清晨6点,窗外还布满着露珠,太阳初升,他们已经出门工作了,辛劳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离开宁静的小镇山城已有数月之久,我来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生活。在这里的日子我除了吃喝玩乐还是吃喝玩乐,偶尔故乡的朋友到家做客,才为乏味的生活增添乐趣,但是生活基本上还是在糜烂当中度过。虽说糜烂,但是清闲的我也多了许多时间冥想,回想过去,思考未来。时间的充裕,让我开始了学会观察我身边的人与物,终于,他们成为了我观察的对象。
达思宁,我的外劳朋友,来自遥远的孟加拉国,飘扬过海来到这里讨生活,为的只是挣那一天20令吉不到的工钱来养家糊口,生活很是辛苦。我与他的相遇,是在今年的1月份吧,那时我家还在装修,而他也是工人的其中之一。闲来无事的我看见他在那儿切砖,也忍不住上前问候了几句。聊着聊着,就这样混熟了。

从谈话中我得知他已婚,并且育有几名孩子,辛苦赚钱也不过就为了家里人3餐温饱,否者又有谁愿意离家那么远?离开自己的土地,离开自己深爱的家人,那种思乡的情切你们可以了解吗?

达思宁工作很是勤劳,因此我父母也常常请他来家里除草,让他赚取额外的收入。时常,他一个人工作到晚上8时许,为的还是挣取那十几块钱。可是这十几块钱可比他工作一整天来得划算,从早上8时开工到下午6时收工,他的工钱只不过才20令吉,而来我家打工除草2个小时就赚取15令吉或者更多,当中的差数实在太大了,原因只有因为他们是外劳,所以薪水不会太高。所以,他也很乐意除草赚取外快。
上几个月,美里因为雨季的关系而经常下雨。下雨对他们来说是最大的恶梦。如果今天下雨表示他们今天的工钱也泡汤了,没开工就是没工钱。这也意味这如果连续一个星期都在下雨,那么他整个星期就没收入。达思宁,他们是没有证件的外劳黑工,因此经常也必须逃避警察的追捕。在一次逃跑当中,他还不幸受了伤,而且雇主也并没有给与妥善的医疗支助,只不过随便买些便药给他便是。唉~难道外劳的生命真的贱如草介吗?就在昨天,警察又来追捕他们,这次他虽然成功逃离,但是金钱却被警察给拿走了!整整损失了200令吉。200令吉对我们来说或许是微不足道,但是对他们来说呢?这200令吉可是他们辛苦工作得来的呀!他们远在孟加拉的家人正等着这200块钱来生活呀!他在我面前连续骂了那些偷钱的贼''ORANG CILAKA'',当时我的心情很是沉重...没想到大马的警队居然比人渣还不如...

也在当晚,他把他所有的家当交给我保管。这是需要多么大的信任呀!他连自己故乡来的朋友也不信任反而信任我,我真的感觉非常感动,我与他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。
他们来到这里讨生活是悲哀的,离家那么远,来到这里受尽欺压,雇主无情,警察腐败,双方都只知道从他们身上得到利益,导致他们生活艰苦,被迫逆境求生。达思宁,加油!

2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