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Tuesday, October 25, 2011

祖乡的中医师


那天和学生们聊起了食物中毒,让我想起了在福州的一件事。2010年的九月,我和父母以及其他亲戚们来到了公公婆婆在中国的老家。那里的亲戚看到我们一团人回到祖乡,都非常高兴,天天都给我们吃个五六餐的,真的是要不胖还真难啊~ 而唯一让我和堂哥受不了的就是:午餐和晚餐,餐餐都离不了喝酒。在祖乡住了三天两夜以后,我们就要“依依不舍”地塔车去福州火车南站时,偏偏就在塔车前,我的肚子竟然闹“赛”而泻得一塌糊涂~ 我的天啊!怎么会是在这个时候嘛!我妈说应该是酒和海鲜害的,因为那些海鲜估计不太干净。


老家的堂哥看我悲惨的样子,赶紧开了摩托把我送去附近的中医那里给治一治。那中医是在自家楼下看诊的,去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位病人躺在一张老人椅上吊点滴。中医帮我看了看,摸摸我的肚腩,就给我吊点滴了。


我躺在床上,闭目养神,希望快点好起来塔车去火车站。这时,病人问中医要多少钱?中医算了下,回答说要90块钱。那病人竟然大骂起来,而且还一连串粗话问候中医的生殖器官!=.=" 我好不容易睡了下地说......突然,中医也暴粗地问候了那病人的生殖器!OMG~~~谁来救救我啊!幸好,叔叔在这个时候出现!救星啊!他给吃了粒澳洲的带来的药以后,我整个人就舒服多了~ 哈哈,难忘的中国经历~

1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