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Monday, January 14, 2013

游泳感想


最近又拉到一个伴一起去游泳咯,谁呢?就是Smarter Tuition Centre的第一任秘书~池信锋先生。一开始邀请他去时,他犹豫了一下,原来池秘书可是旱鸭子一只,但之后还是答应了我的邀约,并且下了决定要学会游泳哦~

伸出手指一算,发现池秘书可是我那不正统地“蛙式游泳课”的第五位学生耶。五位,有哪些人啊?第一位是断断续续地随着不正统蛙式游泳课学了一段时间的 Fatfat,话虽如此,现在的他,在游泳池里可说是如蛙得水啊。而第二位呢,就是“少年奕帆的烦恼”的第一男主角,我叫他小胖弟的那一位,也是断断续续地学了一段时间,目前就换气方面还没练成,尚未大蛙告成。第三位是已经有一定游泳基础的 Big Bang大成~阿伟哥,基本上游得还不错了,只是这只蛙游个50m可要分个两三段才能游完。至于第四位呢,就是跟着我学了两天的 Mashi Maro~ 许礼显,可以在短距离内游非常小的一小段了。

想起在沙巴 KK的 Tanjung Aru 香格里拉大酒店,教 Fatfat游泳时,我就会忍不住笑了一下。在那晴朗的天空下,我在游泳池里教他蛙式的脚部姿势。说时迟那时快,FatFat突然间停了下来,急说道:“等下,等下,完蛋!完蛋!”我好奇地看着他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只感觉 Fatfat在水中把两脚往中间一夹,有点惊慌地跟我说:“我的裤子破掉!”

想想小时候也是旱鸭子一只,随家人去Gudang瀑布游玩,看着表兄弟姐妹们玩得兴高采烈的,而我却必须鼓起很大的勇气才敢走下水去玩。就是上了中学以后,情况也是半斤八两。记得念中二时,有一次随父亲到码头去搬货,那仅仅两三块木板所塔成的走道,没想到脚一滑,“噗通”一声地掉进河里去了!父亲机警地用手把我拉了起来,看着我惊慌的样子,还骂我怎么这么不小心。把货物从水中救了上来以后,虽然心里面还是有点怕怕的,但还是得继续帮忙搬货。

那时,我就在想,学游泳确实是必须的,至少它是一个关乎生命的求生本领。估计是‘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’吧,一直到中五,我几乎天天下午都会帮忙父亲搬运货物,但每一次心里常常会毛毛的,并且战战兢兢地完成工作。

第一次学游泳要追忆到在纽西兰念中学的时候。还记得刚到那里念书时,正逢酷热的夏天,每当午饭的时间,朋友们会拉我到学校的游泳池去玩水,而那也只是玩玩水而已。第一次真真正正地学,是在奥克兰的 Takapuna游泳馆,谁教呢?就是住在北区的好友~ David Wong。随后,上了大学一年级,我就很常在周末的时候塔巴士到Takapuna游泳馆去练习,喜欢到 Takapuna去,一方面是因为那里的公共图书馆竟然是建在海边,坐在椅子上阅读时,透过那一片片的大玻璃,一眼望去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了。

学会了游泳,就特别喜欢到游泳馆去游。住在大学宿舍里,也常和各国的朋友们一起到附近的游泳馆游泳。起初,我游得很勤,心想再多游一次,我的游泳技术就会相对的得到提升。但,我只对了一半,因为我的游泳手势和身体姿势是不太正确的。后来,在一位日本朋友的指导下,我才领悟到手势和姿势方面的游泳知识。

大学毕业后,搬到奥克兰西区和两位好友同居,家附近就有一所公共游泳馆,走个5分钟就能到达。那时不知有哪里来的一股傻劲,在冬天的早晨,几乎天天跑到游泳馆去游泳!但,游完后,发觉冬天的气温也变得温和许多。

刚学游泳的朋友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怕那‘脚踩不到地’的感觉。其实,学习游泳就是在学习如何放开自己。我们很多时候就是把‘自己’抓得太紧,结果绷得太紧,身体就会往水里下沉。

学换气是其中较需时间不断练习的功课,朋友们常对我说:“我只吸到一点点气!”又或者是:“我已经喝了几口水!”。换气的过程中,一般是慢慢地从鼻子那里呼出,等头部出到水面上的时候吸入一口气才回到水中的怀抱。把身体里的空气都呼出来的话,就可以在水底中漫游一段才慢慢地潜到水面上去。只要还有一口气,哪怕就那么的一点点,空气就给了沉重的身体一个往上的‘潜’能。

在美里的公共游泳馆,我很喜欢到跳水池那里去玩水。喜欢那不受约束、自由的感觉,在水中虽然没有脚踏实地,但那轻飘飘的感觉很特别。通过泳镜往水中一看,仿佛自己身处天空自在的翱翔,而酱的感觉很是痛快啊!

游蛙式游了这么多年,我的自由式还是一样游得一塌糊涂。我想过了,今年就算请个老师教,我已经决定要把自由式给学好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