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Saturday, June 30, 2012

命里有时终须有


“那份工我真的是很想不要做了!”

听着好朋友在唠叨着有关工作上的种种不满,一时间我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好。安慰他,又好像是在叫他留下来继续做下去;赞同他,又不知道接下来要给予什么样的建议才好。

“喂,为什么隔壁桌的女孩一直在看你?认识的吧。”好朋友问我。

我心想不会吧,我在美里认识的朋友并不多,可能是对方认错人了,而且在SCR这种连锁餐厅吃饭,空间本来就不大,看到帅哥时,多看几眼也属正常啊~ 但我还是把头转向9点钟的位置看了下,只见一位穿衬衫、黑长裤的男生在吃饭。我立即转回12点钟问道:“哪里有女生?”

好朋友边笑边答:“在他对面!”我又转了一次9点钟,此刻男生也看了过来…… “哦,原来是阿帆!”我叫了起来,高兴的走向他,一边握手,一番嘘寒问暖了起来。当我坐下来享受美味午餐时,好朋友问:“他是你的学生?”

阿帆,我忘不了他,我又怎么会把他忘了呢?记得他在马六甲工作的时候,经常在夜间打电话给我闲聊。还记得有一次我躺在床上煲‘电话粥’,聊着聊着竟然聊到睡着!

我的表妹是位小学老师,她就曾对我说过:“你的学生很好,还会回来找你。我的学生都还小,长大了都把我给忘咯!”我想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这样啦,至少我是不会忘记小学时带我去参加营会的陈老师。我甚至知道他现在在西马,也想过有一天和他见见面,谈一谈也好。或许我是好奇于见面时的那种感觉吧~

我爸近来很常下来美里,而我也尽量抽出时间来陪他去走走、喝茶。每次在kopitiam,两人可以两、三个小时地聊个不停。有次,他对我说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话语:“一个人,该有的时候,就会有,没有的时候就是没有。是吃你那口饭的,她就会来到你那里,不是吃你那口饭的,想挽留也没用。”其实,他对我的婚姻状况是看得很透的,而不是像外界所说的‘很想抱孙’了。所以,别再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要走入教堂完成人生大事?因为我根本回答不出。

很多时候,我们都在追求那无止境的‘有’,却不会去考虑‘没有’。有位朋友告诉我说:我们喜欢看别人‘有’的,然后我们希望沾点光,希望也能自己‘有’;我们喜欢告诉别人有关我们‘有’什么来表达我们是‘有’的,以此为自豪;我们喜欢利用‘有’,来勉励自己要‘有’。回到家,当四面是一片黑暗的时候,还是一样被吞没在空虚里。

‘没有’的时候,也就是好好思考的时候,要享受;当你‘有’的时候,你就会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朋友的话,仿佛在我心中抠出了什么似的。

想起去姆禄游玩的时候,居住的民宿在晚上10点钟就会准时把所有的发电机关掉,就是左邻右里也是一样。就这样在漆黑中,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‘伸手不见五指’!想起我在柬埔寨所拜访的水上孤儿院,那些孤儿们到了晚上也是一样伸手不见五指啊,更堪的是,他们还那么小,已经没有了父母,什么也没有……

有位今年在Facebook上才认识的马鲁帝朋友,笑我说是‘卡留洋’(玩耍仔)。我答他说我还是要工作的,只是美里比起马鲁帝有较多地方可以去嘛。其实,搬下来美里生活以后,钱是赚少了些,但是生活上却多了一份自由与清静。不过,近两个月来学生人数开始出现上升的迹象,所以要好好把握目前所拥有的空闲时间啊!

有人说我是‘卡留洋’,也有人怀疑我到底需不需要工作?有人在Facebook上看到我online,问我在哪里,我一头雾水,对方回答:因为不知道你是在KL还是在哪里啊?我只想说: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也是独一无二的。每个人的生命各有各的造就,也各有各的失去和所得。不能拿KL的房子来跟美里的房子做对比,KL排屋少少要一百万,而美里却是个二、三十万,可能还有多余的地来种菜!看着这篇文章的标题,我想起了下半句~‘命里无时莫强求’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