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Thursday, March 29, 2012

在马鲁帝上高中的日子


That’s a hero……”听着这熟悉的歌曲『Hero』,就会想起在马鲁帝政中读Form Five的日子。Mariah Carey的歌声唤起了高中的回忆,而那一年的教师节,我在学校礼堂的台上献唱了『Hero』这首歌给亲爱的老师们听。当时,同窗了12年的同学:袁蒂蒂,以电子琴来弹奏这首歌曲,想起来还真的是战战兢兢啊!还记得上台表演前的两个礼拜,几乎天天到蒂蒂家去报到,然后就是试音,找key,找转音……而袁蒂蒂是谁?她就是理发师宝琼姐的妹妹。

说起袁蒂蒂这位同学,她常说我们两人怎么这么巧,每一年都在同样的班上课,而且位置距离年年都相距不远。想起她说这句话的样子,我就会觉的好好玩。另外,蒂蒂很喜欢调侃我念小学时,每当老师一叫“范其兴”,班上就会出现脸部红彤彤的红番茄!念小学时,很喜欢叫蒂蒂把没有眼球的右眼皮打开来给我看,她会想了想,然后说:“不可以,等下你今晚睡不着!”她的眼睛怎么了?当蒂蒂还是婴孩的时候,因为细菌感染的关系而造成右眼球发炎而变盲。

应考SPM的三个月前,几位同学包括蒂蒂,很喜欢聚在一起温习,互相指教不明白的地方。有一晚,温习到1100pm时,几位同学都觉得累,就闲聊了起来。不知怎的,话题竟聊上了结婚这回事,而几位同学都异口同声地认为我将会是最快结婚的那一个,而现在却事实证明我是最晚的,呵呵!这时,蒂蒂突然说了句话:“我觉得我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的眼睛……”这句话刺进了几位同学包括我的心,没想到我竟冲动地脱口而出:“没有人娶你的话,我会娶你的!”一说完,我自己也3条线,全部人都笑了起来……以前确实很单纯。

还记得有一晚在我家温习时,几位同学很惊讶于怎么班上的一位寄宿同学竟出现在我家!原来,我在学校偷偷地把他载回家的,结果他们都很高兴因为这位土著生的学习很好,他们可以请教他问题,哈哈!想起以前,我有时还真的是很调皮。还记得有次,晚上7点钟,我开了摩托车到马鲁帝政中去,在平常上课的班上与寄宿生们一起温习!后来被主任Cikgu Mutharasu 发现了,而他却对着学生们说:“我相信他!”虽然同学们都虚惊了一场,听到主任这么一说,都高兴的喊叫了起来。

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,虽然我不是寄宿生,但和学校的寄宿同学们都拥有很好的友谊。Form Five的日子就和现在一样有很多的补课要上。有时在学校上完补课后,就随着寄宿同学回到他们的“家”去,睡个午觉再说!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缘故,我在国外旅行时,从不担心睡在多人房的背包旅舍里。很喜欢那样的感觉,就是在房里聊一聊的,一旦话题聊开了,就和房里的其他人熟悉了起来。

高中的日子,交了很多lower form的干弟弟,现在却都想不起来他们的名字了。记得有一回,和一位干弟边聊边从校门走进学校,而校长Mr Barry Teo就走在我们的前面。突然,校长转过身来问了个问题:“你们是亲兄弟吗?”我们二人呆呆地看着校长,隔了几秒后才一起回答:“不是!”

SMK Telang Usan转校到马鲁帝政中念高中,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。上了一个月的课,就被拉去做巡查员(pengawas)了,还被指派去当组长。上任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“管gate”,尤其是在周会时,我和我的组员们就必须看守着学校的篱笆门,以防迟到的学生偷溜进学校。不说不知,一说你可能会惊讶~在Smarter Tuition Centre补习过的学生可能知道一位叫Cikgu Beatrice的老师,那时她是我的组员之一。有一次在周会时段“管gate”时,就当同学们唱完国歌以后,食堂旁边的男厕所里响起了一声巨响!我带着男组员以最快速度冲到男厕所去,看看是不是有学生在放炮?后来发现是一根躲在一间门被反锁的厕格中的冲天炮,长长的点燃绳很明显是用来拉长被点着的时间。事发同时,食堂的小老板正在隔壁间研制巧克力蛋糕,看到我们冲向案发现场,摇头说道:“我吓到大不出了!”

刚上中五的时候,学校老师给的功课真的是多得惊人。每天晚上都为了赶功课而晚睡,只好打开Channel VMTV Channel来陪伴我做功课。90年代可说是个充满好歌的时代,通过这些音乐频道,听到了好多好多的好歌。当红歌手计有:BabyfaceMariah CareyCeline Dion等等……

高中生活的另一个亮点,应该是几乎天天的5点钟就会到好朋友Jinjin家去打球,而且是风雨不改哦!那时的球友还不少,差不多有十多人,连校长朱光武也是球友之一。不打不相识,打完球,聊个东南西北的,偶尔还弹弹吉它,就觉得生活是那么的美好。那时的口头禅是:“喂,不要lakian lakian的哦!”想起和Jinjin腻在一起的日子,感叹时间过得真快,Jinjin现在可是一名香港点心师傅哦~

以前教我化学的老师叫Cikgu Rohana,她回自己的家乡教书也好多年了。每次在科学室上完她的课以后,我总喜欢走在最后一个离开,而顺便去搭讪她:“ByebyeAmoi cantik!”老师总是笑笑着说:“Hey yaamoi cantik!”上了两年Madam Sim的英文课,偶尔没做她的作业,当被查到没有准时交功课时,我就会回答:“My cat has eaten my work!”老师有次忍不住了,回应说:“I wonder why the cat is so fierce!”念Form Five时,来了位新的生物课女老师,她要我们介绍自己给她认识。轮到我的时候,我告诉老师说其知(琪慧哥哥)不只是我的同学这么简单哦,我和他是不同卵子的双胞胎!新老师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我们的名字,而其他同学都附和地说:“是啊!是啊!”当新老师转过头的时候,我就对其他同学们眨了下眼睛来表示我们成功了!新老师回到办公室后,问了Cikgu Tong Madam Sim才知道受骗了,还把Cikgu Tong Madam Sim惹得狂笑不已。

说到Cikgu Tong,我就是忘不了她的那一束马尾,脸上的眼镜和骂人的样子,而她是我的高级数学和物理学的老师。她说我是第一个敢在她班上要求减少高级数学练习题的学生,而她那天也真的是少给了一些。虽然Cikgu Tong有时是凶了些,但我们却很常到她家去做练习题,因为可以趁机问她怎么做,哈!还记得有天下午要到学校去补高级数学的课,我被通知载Cikgu Tong去学校,一路上我是非常尴尬地载她到学校去,我跟Cikgu Tong说我把第一次给了她,因为这可是我第一次用摩托车载女生耶!Cikgu Tong听了以后,还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!谈到Cikgu Tong,不能不说的就是在上Form Five的最后一天,她在最后一节课来到了我们班上玩一个很特别的游戏:一句话都不可以说,每位同学轮流被其他的同学给予拥抱或是简单地握个手,而这就看与对方的交情有多深了。结果,一些同学看到其他同学都几乎给予自己拥抱时,却一句话也不能说,都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。

在马鲁帝短短的两年高中生活,却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和回忆在心中回荡着。念高中时的我,很瘦,身高173cm,体重67kg。想起那时清瘦的我......哈哈~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